小窗幽记

添加时间:2018-05-17 17:01:42   浏览次数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关闭窗口

  

白云在天,明月在地,

焚香煮茗,阅偈翻经,

俗念都捐,尘心顿尽。

——《小窗幽记》


陈继儒《清溪泛舟》立轴

 

明代出了很多大儒,比如王阳明、方孝孺等等,其中生活在万历年间的陈继儒是个十分有意思的人。他不仅文章通达,而且精通书法和绘画,尤其擅长画梅花和山水,但是他却不喜欢当官,皇帝屡次征召,他都不去,甘心情愿做一个“山人”。

同样是隐士,陈继儒和陶渊明又不一样。陶渊明享受世外桃源的清贫而自由的生活,陈继儒却交友甚广,常常出入高官府邸,与当时的三吴名士交往频繁,虽然有人讥讽他不是真正的“隐士”,我却觉得他是大隐隐于市。

  


陈继儒《策杖秋山图》立轴

  

陈继儒深谙为人处世的哲学,思想杂糅儒释道三家,著述甚多,影响最广者首推那本《小窗幽记》。在如何立身处世方面,《小窗幽记》为我们指明了一条光明之路—安详是处事第一法,谦退是保身第一法,涵容是处人第一法,洒脱是养心第一法。

文人雅士不仅要学会立身处世之法,而且要学会修身养性之道。《小窗幽记》中留下了很多关于焚香的佳句美文,让我们可以看到香在明代文人生活中重要地位。

 

好香用以熏德,好纸用以垂世,好笔用以生花,好墨用以焕彩,好茶用以涤烦,好酒长以用消忧。

 

独坐丹房,潇然无事,烹茶一壶,烧香一炷,看达摩面壁图,垂帘少顷,不觉心净神清,气柔息定,濛濛然如混沌境界,意者揖达摩与之乘槎而见麻姑也。

 


陈继儒行书立轴

 

书屋前,列曲槛栽花,凿方池浸月,引活水养鱼;小窗下,焚清香读书,设净几鼓琴,卷疏帘看鹤,登高楼饮酒。

 

读义理书,学法帖字,澄心静坐,益友清谈,小酌半醺,浇花种竹,听琴玩鹤,焚香煮茶,泛舟观山,寓意弈棋,虽有他乐,吾不易矣。

 

焚香煮茗,把酒吟诗,不许胸中生冰炭。

 

余尝净一室,置一几,陈几种快意书,放一本旧法帖,古鼎焚香,素麈挥尘。意思小倦,暂休竹榻;饷时而起,则啜苦茗。信手写汉书几行,随意观古画数幅,心目间,觉洒洒灵空,而上俗尘,当亦扑去三寸。

 


 陈继儒《暗香疏影图》

 

净几明窗,一轴画,一囊琴,一只鹤,一瓯茶,一炉香,一部法帖;小园幽径,几丛花,几群鸟,几区亭,几拳石,几池水,几片闲云。

 

月夜焚香,古桐三弄,便觉万虑都忘,妄想尽绝。试看香是何味,烟是何色,穿窗之白是何影,指下之余是何音,恬然乐之而悠然忘之者,是何趣,不可思量处,是何境?

 

怪石为实友,名琴为和友,好书为益友,奇画为观友,法帖为范友,良砚为砺友,宝镜为明友,净几为方友,古磁为虚友,旧炉为熏友,纸帐为素友,拂麈为静友。

 

幽人清课,讵但啜茗焚香;雅士高盟,不在题诗挥翰。


 

 陈继儒《天香书屋》立轴

《明史·隐逸传》中这样记载陈继儒:

“ 继儒通明高远,年甫二十九,取儒衣冠焚弃之。隐居昆山之阳,构庙祀二陆,草堂数椽,焚香晏坐,意豁如也。……遂筑室东佘山,杜门著述,有终焉之志。工诗善文,短翰小词,皆极风致,兼能绘事。又博文()强识,经史诸子、术伎稗官与二氏家言,靡不较覈。……其昌为筑来仲楼招之至。黄道周疏称志尚高雅,博学多通,不如继儒” ,其推重如此。侍郎沈演及御史、给事中诸朝贵,先后论荐,谓继儒道高齿茂,宜如聘吴与弼故事。屡招征用,皆以疾辞。卒年八十二,自为遗令,纤悉毕具。


陈继儒二十九岁后断了为官念想,隐逸郊野山水,任谁召请都不为所动。他只想萧然一身,独与天地相往来。他喜欢米芾的痴癫,临终时也若米芾的 “ 离世之道 ” ——焚香、沐浴。医士抱他于榻上,告诉他:“ 先生将羽化矣,体甚轻。

 

陈继儒活得通透,死得也明白,这都是常人难以做到的。很多人都是浑浑噩噩过一生,活着时追名逐利、斤斤计较,临死惶恐不安、万般留恋。陈继儒在生死大事上做到了洒脱,临终给自己写好墓志铭:“ 大殓小殓,古礼拘束。后之君子,殓以时服。我其时哉,毋用纨縠。长为善人,受用永足。书已,投笔而逝。

 


上一篇:香几——最清雅最具灵性的家具  下一篇:香茅,这个夏天让你不被蚊子困扰
回顶部
1,"投资者保护•明规则、识风险"案例——尊师重道有方法 勿以"内幕"报师恩
2, 远离和抵制各种非法证券活动,保护个人和家庭财产安全
3,河北证监局提醒您:一定要彻底打消"天上掉馅饼"的幻想
4,认清非法集资面目,自觉远离和抵制非法集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