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香料】明清宫廷中的龙涎香

添加时间:2018-10-16 08:59:58   浏览次数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关闭窗口

 故宫博物院现存的一包龙涎香实物,大小共六块,形状不一。上有纸单:"龙涎香重十二两,四十五年正月初八日常宁交"。据档案记载,常宁是乾隆时期宫中的太监,所以这包龙涎香应该就是乾隆四十五年进入宫廷的。
 
龙涎香是抹香鲸消化道内的病态分泌物。六世纪时,阿拉伯人开始使用龙涎香。因在阿拉伯语中龙涎香的发音为“mbara”,故在中国古代将其译为“阿末”香。在晚唐《的酉阳杂俎》中就出现了关于龙涎香的记载:“拨拔力,国已西南海中,不食五谷,食肉而在…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末香。
 
 
龙涎香非常罕见,自古便带有几分神秘因色彩。学者在描述龙涎香时都将其神秘化:龙涎屿,望之独峙南巫里洋之中,离苏门答剌西去一昼夜程。此屿浮滟海而波激云腾,每至春间,群龙挐集于上,交戏而遗涎沫,番人来驾独木舟登此屿,采取而归。  
 
(龙涎香)出大食国,近海旁常有云气罩住山间,即知有龙睡其下,或半年或二三年土人更相守候,视云气散则知龙已去矣,往观之,必得龙涎。大洋海中有涡旋处,龙在下涌出,其涎为太阳所烁,则成片,为风飘至岸,人则取之,纳于官府。龙涎出大食国,其龙多蟠伏于洋中之大石,卧而吐涎,涎浮水面,人见乌林上异禽翔集,众鱼游泳争涕唊之,则殳取焉。
 
与此同时,大量的文学作品对龙涎香的描述更为其增添了些许浪漫色彩,刘子翚的《邃老寄龙涎香二首》云:
 
瘴海骊龙供素沫,蛮村花露挹清滋,
 
微参鼻观犹疑似,全在炉烟未发时。
 
直至到清代,国人都相信龙涎香与龙有关。
 
关于古代学者龙涎香品这样描述:“然龙涎本无香,其气近于臊。白者,如百药煎而腻理。黑者亚之,如五灵脂而光泽。能发众香, 故多用之以和香焉。龙涎初若脂胶,黑黄色, 颇有鱼腥气, 久则成大块。或大鱼腹中刺出, 若斗大,亦觉鱼腥。和香焚之可爱。”
 
龙出没于海上,吐出涎沫有三品:一曰泛水,二曰渗沙,三曰鱼食。泛水轻浮水面,善水者伺龙出没,随而取之;渗沙乃被波浪漂泊洲屿,凝积多年,风雨浸淫,气味尽渗于沙土中;鱼食乃因龙吐涎,鱼竞食之,复作粪散于沙碛,其气虽有腥燥,而香尚存,惟泛水者入香最妙。由此可见,龙涎香数量极少,学者对其描述也不尽相同,但大都认可龙涎香的颜色会因时间长短而出现变化。
 
从物理属性上讲,龙涎香作为抹香鲸的一种病态分泌物,与结石相类。其密度较轻,相对密度,故从鲸体内排出后,便浮于海面之上,或被冲到海岸,风吹日晒,变成块状的香料。
 
其风化时间越长,香气越悠长。作为一种动物香,龙涎香在温度六十度左右便会开始软化,继续加热则逐渐变成液体。龙涎香清灵温雅,一直备受文人推崇,正如诗中所云:「暖浮蛟窟潮声怒,清彻骊宫蛰睡醒。」但由于真品龙涎香数量稀缺,所以很早就有用合香来制作龙涎香品。
 
明代学者宋诩记述小龙涎香的香方:「小龙涎香:沉香一两,龙脑三钱,用鹅梨汁和饼为。」杨万里的《烧香七言》云:  
 
琢瓷作鼎碧于水,削银为叶轻如纸。
 
不文不武火力匀,闭阁下帘风不起。
 
诗人自炷古龙涎,但令有香不见烟。
 
素馨忽开抹利拆,底处龙麝和沈檀。
 
平生饱识山林味,不奈此香殊娬媚。
 
      呼儿急取蒸木犀,却作书生真富贵。  
 
诗中提到的这种龙涎香其实就是合香,香气带有明显的素馨花和茉莉花的合香之气。
 
扬之水先生在《龙涎真品与龙涎香品》一文中,较为详尽地论述了宋代龙涎香品的情况,认为「宋人艳称的『龙涎香品』或曰『古龙涎,』其实乃是以水沉为本,杂以脑麝香花而制成的合香。」
 
龙涎香的使用
 
 
龙涎香在古代一直备受宫廷的喜爱,宣和初年宋徽宗在睿谟殿赏元宵,大宴近臣, 王安石有诗记此盛况, 其中有「层床藉玑组, 方鼎炷龙涎」之句。
 
明清时期,宫廷也非常推崇龙涎香,嘉靖三十三年八月「上谕,辅臣严嵩等户部访买龙涎香至今未有,祖宗之制、宫朝所用诸香皆以此佳为」。龙涎香的进贡明清时期,宫廷对龙涎香推崇备至,通过各种手段采办龙涎香。从现存的档案来看,主要有采买、进贡这两种方式。明代,宫廷大量采买龙涎香。
 
明初, 郑和下西洋时, 曾途经产龙涎香的国家, 据记载: 「锡兰山国、卜剌哇国、竹步国、木骨都束国、剌撒国、佐法儿国、忽鲁谟斯国、溜山洋国俱产龙涎香。诸香中龙涎最贵重,广州市值每两不下千百, 次等亦五六十千。」到嘉靖时,皇帝屡次降旨采买龙涎香,嘉靖四十一年六月「上谕,香阁自访取龙涎内以来二十余年, 所上未及数斤。昨尽毁于火, 其示燿(着)设法取用。于是户部覆请遣官至闽广购之,诏官不必遣,即令所在抚按官急购以进,京师商人有收得者,令平价以售,有司毋得抑减」。
 
但由于龙涎香本身数量有限,购买着实不容易,「辅臣严嵩等户部访买龙涎香至今未有,祖宗之制、宫朝所用诸香皆以此为佳,内藏亦不多,且近节非用不可也,其亟为计,奏嵩等以示户部,广覆此香出云部僻远之地, 民间所藏既无,因而至有司所得以难继,而止又恐真赝莫测, 不敢献者有之,非臣等敢惜费以误上供也。疏入,上责其玩视诏旨,令搏(博)采兼收以进」。又「上命访采龙涎香十余年,尚未获,至是令户部差官往沿海各通番地方设法访进」。 
如嘉靖三十五年十一月:「戊寅,广东布政司进龙涎香一十七两」,嘉靖三十六年七月「丙子,福建抚臣进龙涎香十六两,广东抚臣进龙涎香十九两有奇」,嘉靖四十一年八月「福建布政司进龙涎香十八两」  
 
嘉靖四十二年四月「广东进龙涎香六十二两有奇,福建抚臣进龙涎香两」,嘉靖四十二年八月「福建抚臣进龙涎香五两」。从档案记载来看,地方官员进贡的龙涎香数量都比较有限,多的不过最十二两,少的只有五六两而已, 这显然难以满足宫廷的需要。
 
明代的藩属国也会进贡一定数量的龙涎香,如苏门答腊曾在永乐年间进贡十二次,宣德年间进贡四次,其贡物一般包括「宝石、水晶、龙涎香、沉香、降真香等」, 每次进贡的数量不一,但基本上每次都会有龙涎香。综上,就目前所见的材料来看,明代宫廷的龙涎香主要还是以宫廷采买为主。
 
清代宫廷所用的龙涎香则主要来自于藩属国的进贡,这方面的记载广见于各类档案文献中。如康熙二十三年,「暹罗国进贡贡品中有龙涎香一斤,银合装」。
 
雍正二年,「暹罗国进龙涎香一斤,银合装」。乾隆十四年,「暹罗国王遣陪臣朗呵派提等奉金叶表文入贡,御前方物有龙涎香一斤。」嘉庆时,「暹罗国长郑华遣陪臣奉金叶表文入贡,御前方物有龙涎香」。道光二十八年正月,「暹罗国国王遣使恭进例贡,贡物包括恭进皇上前方物龙涎香一斤,恭进中宫前方物龙涎香八两。」光绪时「暹罗国王郑福恭进册封谢恩, 礼物有龙涎香一斤八两。」从档案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,清代宫廷的龙涎香主要来自于暹罗国的进贡,从清朝初年一直延续到清末,贯穿于整个清与暹罗藩属关系的始终。
 
虽然每次进贡的龙涎香数量不多,但由于时间较长且非常连贯,因此其总体数量应该是不少的。在道光十五年七月十一日立的《陈设档》中记载,清宫存有「龙涎香共重一百六十一斤十一两」, 另有「龙涎香四块,重一斤六两」。《在故宫点查报告》中记载寿安宫存「龙涎香一箱」, 皮库存「龙涎香一匣」。说明道光时期清宫所存的龙涎香数量还是比较多的, 到清末,由于使用或其他的原因所存的龙涎香数量就比较少了。
 
龙涎香的使用
 
中国古代对龙涎香的使用方法不一,既有燃香使用,也有做随身配饰,甚至还有做成香烛使用的。
 
焚香:和香而用真龙涎,焚之则翠烟浮空结而不散,坐客可用一剪以分烟缕,所以然者入蜃气楼台之余烈也。」 
 
配饰: 因号古龙涎为贵也,诸大珰争取一饼,可直百缗, 金玉为穴而以青丝贯之,佩于颈时,于衣领间摩娑, 以相示繇, 此遂作佩香焉,今佩香盖因古龙涎始也。但这种配饰用的龙涎香是否是真的龙涎香,尚待商榷,因龙涎香本身的香气有限,只有在其燃烧时方能将其香气完全发散出来。  
 
香烛:「宋代宫烛以龙涎香贯其中,而以红罗缠炷烧烛,则灰飞而香散,又有令香烟成五彩楼阁,龙凤纹者。」这确实算是一种比较独特的龙涎香使用方法。  
 
香药: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中记载龙涎香「大抵不必论其色, 总以含之不耗,水投不没,雨中焚之能爆者良。…入药用,隔汤,顿化如胶糖状者佳。活血,益精髓,助阳道,通利血脉」。  
 
总之,明清时期,由于藩属关系的相对稳定,使得宫廷能够从较多的渠道得到龙涎香,并广泛应用于各类典制仪式和制做香药,使这种神奇的香料的香气萦绕在紫禁城长达数百年。

上一篇:喝茶点一炉瀑布香,犹如置身仙境  下一篇:阴霾天,不妨点一支空气卫生香熏屋
回顶部
1,"投资者保护•明规则、识风险"案例——尊师重道有方法 勿以"内幕"报师恩
2, 远离和抵制各种非法证券活动,保护个人和家庭财产安全
3,河北证监局提醒您:一定要彻底打消"天上掉馅饼"的幻想
4,认清非法集资面目,自觉远离和抵制非法集资